冻死不攀缘,
饿死不化缘;
穷死不求缘,
随缘不变,不变随缘,
抱定我们的三大宗旨。
舍命为佛事,
造命为本事,
正命为僧事,
即事明理,
明理即事,
推行祖师一脉心传。


  回目录
 
 

全世界的劫运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一九九二年八月十四日 开示于美国北加州万佛圣城

    我们生在这个娑婆世界 ,是最不幸运的人。

    这个娑婆世界是无有众乐,但受诸苦,人心不古,道德沦亡,

    人人都是自私自利,你争我贪,你抢我夺,你害我,我害你,

    甚至于──至亲骨肉也互相残杀。

    很多国家,家庭破碎了,人也将要毁灭了,这样的──

    国而不国、家而不家、人而不人,所以这是我们最不幸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虽然不幸运,我们在这个万苦交煎,万恶充满的娑婆世界中,还有一线的希望。这一线的希望是什么呢?就是佛法还在这个世界。佛法在世间,我们若能急流勇退,发大菩提,以至诚恳切的精神来修持佛法,那还有出离娑婆世界的机会;不然的话,我们还是在六道里头轮回不息,这一种的苦难永远脱离不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,我们修道要发大菩提心,要了脱生死的苦,这样才不负出家一场。否则我们还是照样穿衣服、吃饭、睡觉,和在家人虽然穿的有所不同,吃的不一样,可是心还是烦烦恼恼,争争吵吵的。一天到晚妄想纷飞,不是想东就是想西,不是求名就是求利,这样子是空过光阴,自己把精神都散了。若尽向外驰求,到外边去找真理,这样就是找到尽未来际,不改自己的习气毛病,是出离不了娑婆苦的。因为这样,我们每一个人应该立定目标,认清自己所应该行,所应该做的事。

    我们在修道的时候,最重要是「不争」。不争是不和任何人争长论短,争是争非。可是,我们不能不知道真理,要知道何去何从,知道怎么样改变自己的毛病。不要把自己弄得一天不如一天,习气毛病一天比一天多,这样生出了分外的贪求,总也不知足,在什么境界上都觉得是烦恼的。所以才说「知足常乐,能忍自安」,知足才能常乐,我们不要不知足,若不知足就是常苦;就像烙饼,烙得过火了,越烙越糊,越糊越烙,烙得饼都变成火炭了,这根本不能充饥的。

    你若吃这一种火炭的饼到肚里,就好像把火炭吞到肚里去一样,甚至觉得四肢发烧,没有精神,为什么?就因为你不懂得卫生的道理,把火炭也吃了下去。什么叫火炭呢?贪心就是火炭。所以我们无论什么也不要贪,要知足,要能忍。但这个无上妙法,人人都把它忽略了。不争、不贪就能福寿无边,你要是争、贪、搅、扰,就罪孽不少,要想出离三界,也是无有是处的。

    我们修道,就是要去除无始劫以来的习气毛病,这是要紧的。「为什么我尽和人争论是非长短好坏?我是干什么呢?」要这样的反求诸己,省察自己的行为到底如何。不要说是说非,争长论短,在这儿没有是非却制造一个是非,没有烦恼又增加烦恼,这样就是不懂得修行,不懂得出家的重要性。我们每一个人若能这样,这一线的希望还不至于断绝;若你还是照常争贪,这可以说是绝望了,可以说是等于生了「绝症」、「癌症」、「爱死病」、「肺炎」一样。

    现在有个新品种的肺炎,还有爱死病,这「爱死病」等都是一种劫运。所谓有刀兵劫、水火劫、瘟疫流行劫,而这「爱死病」,是属于瘟疫流行劫。现在不仅是单单一个国家这样,在全世界这种病都是蔓延不可救药。不但普通人没有办法,就连医生也是照死不误,因为谁要接近肺炎病人,就是连呼吸都可以传染。

    爱死病和肺炎病是有连带关系的,爱死病和同性恋也有密切的关系。什么密切的关系呢?现在的人都是欲爱横流。今天有人用「欲爱情 」来对对联,也正是说到爱死病的要害。生爱死病就是因为同性恋不合乎阴阳造化的道理;这是亡国灭种的行为,是互相摧残的行为,是互相暗杀的行为。它的害处说不能尽,可是竟有这些妖魔鬼怪在世界上兴风作浪,提倡同性恋。我虽没有计算过,可是我知道全世界,大约最少有一半的人类有同性恋的趋向。全世界几十亿的人口里头,每一个国家都有一半的人有这样的倾向。这是一种破坏国家的行为、破坏个人的行为、破坏所有家庭的行为。这种行为是违背造化、违背阴阳道理的。本来「一阴一阳之谓道,偏阴偏阳之谓疾」,偏阴或者偏阳,是一定会有绝症生出来的。我们这些人,都在这儿纵欲贪爱,为所欲为,连禽兽都不如了。

    你看看那些禽兽是没有搞同性恋的。说:「把同性老鼠关在一起,牠也会搞同性恋。」那只是你逼着牠,叫牠那么做而已,牠没有办法才搞同性恋。而这些人类,没有人逼着你搞同性恋,为什么你又搞同性恋呢?这就是违背造化的一种理,才会生病。这些病就是给人的一种警告,叫你不要做这些事,你做这些事就会面临灭亡的。可是人还不醒悟,也不觉悟,在这儿一天不如一天。所以现在爱死病还不够厉害,而又另生出一种叫新肺炎的病。以前的肺炎病还有药可医,但这种肺炎病,它的妈妈是爱死病,就是由爱死病而产生了这种肺炎病。

    说它是肺病,其实这是死症,要病死的。这个死病一生,无药可医,医生也束手无策,甚至于医生为你看病,也因同你一握手,这个肺炎就传到他那儿去。同你一说话,呼吸时传到医生那儿去,连医生也都死了。所以护士、医生都没有自御防卫的办法了。即使戴上口罩,那呼吸气也一样的出入,还是一样的传染,口罩也不保险,这就是众生的业障到了,疾病来的时候就是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人可以不死呢?就是真正修道的人。

    真正信佛的人,蒙佛的保护力量,才能免于这些灾难。免于灾难是为了什么?是为了留住世界人类的种子。但如果在佛教里不自爱,还是会和一般人一样,那也没法子生存。除非住在山里头的老修行,看不见人,距离人所住的地方很远,这样的人才有机会存在。所以我们现在的人类不要「求」,这个「求」是求些什么呢?就是求男求女──男贪女爱的,这都叫求,向外驰求,总到外边去找快乐,找到了快乐,就是找死,是和死神来往了。

    还有是不自利。我们为什么打妄语,说大话呢?就是因为想要自私自利。你若没有自私自利,就不会打妄语、说大话来骗人,巧言令色,把话说得很动听的。孔子曾说:「巧言令色鲜矣仁」,巧言令色是没有仁德心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修道的人,一定不要自满,不要自夸。为什么不要自满呢?所谓「满招损,谦受益」,你若自满,觉得自己了不起,那就有所损了;谦受益,对人要谦恭一点,对谁都要慈心下气,恭敬一切;你要是对人不谦虚,这就是贡高我慢。你谦虚,还要用真诚的心,但不需要太过谦虚。太过了,尽拍马屁,给人戴高帽子,这里头又怀欺诈,也都不是谦了。所以什么事情都恰到好处,不要太过,也不要不及。所以你若能不自私,就不会打妄语、讲大话,不会尽那么虚假不实。我们修道的人,无论谁,有什么境界,都不要自以为是境界。

    我在三十多年以前,曾经这么说过:「人啊!将来都不是人了。」现在的人,身体皮肤都在换;有的人皮肤坏了,就拿狗皮来贴上,时间久了,就变了狗,因为你与这只狗合伙了。甚至、马、牛、羊、鸡、犬、猪等皮,也是同样的道理。将来人就像一辆汽车,可以换机件:心、肝、脾,肺、肾都可以换。比如人换了一个狗的心,那行为和思想,就跟狗差不多了,这是很危险的。所以不要以为这个世界是个好世界,好里头藏着种种的危机。

 
上一页 下一页